李想換上新買的性感吊帶裙,對著鏡子嬌媚一笑。

她知道如何勾引孟知冬的敏感,非常自信這一次一定能把孟知冬拿下。

再不和孟知冬有肢體親密接觸,她怕孟知冬的心越來越遠。

李想一邊化妝,一邊對出門的父母說,“你們晚點回來,千萬別回來太早!”

李母穿好鞋,笑得滿臉褶子,“放心吧,保證要多晚有多晚。”

李母現在卡裡有錢,她要拉著李父去吃最貴的海鮮大餐。

好好享受一下養女兒帶來的福利。

李想化好妝,還做了個微卷發,身子嬌軟地半躺在沙發上,故意把一邊吊帶落下來,等待孟知冬的到來。

可她等了將近兩個小時,半邊身子都麻了,也沒等到孟知冬。

就在李想等得不耐煩,想給孟知冬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到,李母發來好幾張照片,和好幾條語音微信。

“你看看你老公在干什麼!居然和別的女人約會!”

“他出軌了!你還傻呵呵的在家裡等他!這就是男人!”

“我早就告訴你,一定要看緊他,看緊他!現在好了,他被別的女人勾搭跑了!怪不得好幾天不聯系你!他巴不得你回娘家!”

李想不住放大照片,認出來和孟知冬一起吃飯的女人正是裴佳音,一下子從沙發上坐起來,趕緊問母親在哪家餐廳?

她要去捉奸!

必須抓他們個當場現形,看孟知冬如何解釋!

Advertising

她和江南只是發短信,孟知冬可是和女人吃飯,只怕已經有了肢體接觸。

李母將餐廳地址發給李想。

可等李想趕過去的時候,孟知冬和裴佳音已經走了。

李想氣得原地跺腳,指責父母為何不攔住他們,為何不當場衝過去,揭穿他們?

李母一臉犯難。

她是丈母娘,總不好抓這事吧?

在孟知冬面前,她可不敢那麼硬氣。

李想的聲音又尖又刺耳,“正是因為你是丈母娘,你硬氣點怎麼了?他敢和你說什麼嗎?把你平時罵我的勁兒拿出來三分之一,他也不敢背地裡出軌!不敢這麼對我!”

李想委屈又憤怒,猶如無盡的苦海將她層層包裹,壓抑的窒息四面八方朝著她襲來。

老公出軌,父母不幫她出頭,深愛的男人又不知去向,她的人生為何要這麼慘?

眼淚不受控制地湧出來。

李母趕緊拽了李想一把,“你還哭!還不趕緊去找知冬!這大晚上的,想給他們時間開房嗎?”

李想這才意識到,當務之急是抓奸,沒有時間再自苦,趕緊給孟知冬打電話,追問他的下落。

孟知冬見是李想的電話沒有接。

他現在正在裴佳音的公司,他們一起來找快遞。

Advertising

原本孟知冬是打算去找李想的,剛要啟動車子,看到裴佳音從公司下班出來。

孟知冬趕緊下車迎上去。

他不好意思直接說傳家寶的事,好說歹說裴佳音才同意和他一起吃個飯。

期間,孟知冬糾結好久,一直難以啟齒。

這好比有人送了你一個喜歡的禮物,忽然有個不怎麼熟悉的人找上門,說那個禮物是他的,想要回去,豈不是和吞了蒼蠅一個難受?

若裴佳音是個心眼兒小,記仇的女人,日後兩家若想合作只怕再無可能。

孟知冬在腦子裡翻來覆去的想,這件事到底如何做才妥帖?

最後還是裴佳音看出來孟知冬有心事,追問之下,孟知冬才猶猶豫豫開口。

沒想到,裴佳音非但沒生氣,反而笑了,“原來那個小男孩是你兒子,很勇敢的小朋友!”

孟知冬這才知道,孟玄澤早就知道傳家寶被賣的事。

怪不得舒母會率先知曉此事。

可孟玄澤為何沒有告訴他?

裴佳音很是豁達明理,當即帶著孟知冬來公司找快遞。

奇怪的是,公司前台沒有裴佳音的包裹。

Advertis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