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因為我知道,他應該是沒有走遠。”

天魔子點了點頭,對於楊俊能夠了解,而且楊俊身旁的那個小小的童子,他更是有著一種極其不安的感覺。

他始終感覺,那個小小的童子,遠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。

於是二人便是繼續的,留在了洞府之外,而此時在龍虎山的山門之外,度厄古佛目光,變得更加的陰冷了起來。

先前他吃了一個閉門羹,明明都已經到手的勝利,卻是不翼而飛了。

煮熟的鴨子,就這樣的化為烏有,這也讓他感覺到了十分的憤怒。

屹立於虛空之上的度厄古佛,當然也知道該尋找合適的時機進行反擊。

要想讓它就此結果,對於所發生的事情置若罔聞,很明顯現在的他,還真就無法做到。

於是在仔細的衡量片刻之後,在他的目光之中,便是湧現出了一抹決然之色。

在其手中便是猛然結印,一顆舍利子在此時,從其手中飄散而出,在那舍離子之中,更是蘊藏著無盡的天機。

很快在舍離子內部,便是有著一道神光浮現而起,在他面前出現了三道虛影。

這三道虛影,赫然變成了西方佛門,其他三大古佛。

不到危急的情況之下,不可能讓三大古佛出現,即便是虛影,那也不可能輕易的,出現在東方道門中。

度厄古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看你身上的氣息不夠穩定,而且仿佛遭遇了大難一般。

“難不成你這一次前往龍虎山,所做的事情不夠順利嗎?”

“或者說那個小子真的很強嗎?”

Advertising

未來古佛在此時,看向了面前的度厄古佛開口說道。

而度厄古佛聽到之後,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,說道。

“那楊俊雖然是很強,但是我有著,可以將其制衡的資本。”

“只不過這一次北海勢力深入,其中北海鯤鵬一族,與楊俊鯽魚然颯雪同盟。”

“而且他們兩人之間,看上去關系更是十分的密切,對此我感覺十分不解。”

“可是對於眼前這樣的局面,我又感覺到無從下手,所以需要你們三人的幫助。”

“憑我一人恐怕很難應對。”

得了他們隨後,度厄古佛便是將事情的來龍去脈,原原本本地主動地講了出來。

當了解到這些事情的真相之後,其余三大古佛,心中同樣也是翻江倒海。

先前他們想過所有的結局,卻唯獨沒有料,想到楊俊居然能與北海勢力,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這簡直就是打破了他們的三觀,讓他們無論如何,也沒有料想到的事情。

所以易經想到此處,支持他們心中,同樣也是五味雜陳。

可是無論楊俊,有著什麼樣的背景,他們也不能輕言放棄。

畢竟這件事情,已經影響到了他們整個西方佛門。

Advertising